返回列表 发帖

转贴“:医生抢救重度窒息新生儿遭打 称家属曾同意抢救

孩子一出生便发生重度窒息,被护士告知“没心跳没呼吸”,孩子以后可能是脑瘫。孩子父亲打算放弃孩子,但医生却将孩子抢救了回来。孩子随后被诊断患有缺氧缺血性脑病,家长殴打了当时抢救孩子的医生。这戏剧化又发人省思的一幕发生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,并引起了热烈的争论。作为医生,该不该抢救父母放弃的以后可能是终身残疾的孩子?他如何看待自己被打?11月14日,恢复工作第一天的当事罗医生,接受了南都记者姜英爽的专访。
  “他是签字同意抢救的”
  姜英爽:现在,事情过去快一个星期了,你的心情能够平静了吗?
  罗医生:我今天已经上班了,这件事已经过去。但是我想澄清的一个重要的事实是,当天作为病人家属,他(指孩子父亲)是签署了要求抢救的同意书的。(重复)他是签署了同意书的。
  姜英爽:你的意思是,在抢救孩子的时候你是知道他同意抢救的,你看到了他签的同意书?
  罗医生:我知道他是签了字的,他来的时候我告诉他,小孩会有问题,我就问他要不要救孩子,他说救,我就说那签同意书,了解病情,然后进行手术。
  姜英爽:我想问你,如果不知道他有没有签字,或者说,你不知道他是否同意,你还会不会救这个孩子?
  罗医生:按照常规流程应该救人。既然到了医院,医院就应该救人。
  姜英爽:你认为这只是一个常规流程,还是一个医生应该履行的责任?
  罗医生:我觉得作为一个正常人,都应该是这样想的。病人到医院来的目的,都是为了生,为了活,哪怕是个癌症病人。
  姜英爽:那么对你来说,对于当时的情况是不存在疑问的,也就是说,你会毫不犹豫地去做?
  罗医生:毫不犹豫。更何况他签署了同意书。我们作为医生,是非常注重那个形式,一个谈话,一个交流,一个书面文件,我们都要做得很好。当天值班的,我是二线医生,当天有一个一线医生,我跟他(孩子父亲)谈完话以后,一线医生立刻让他签字。
  姜英爽:你的意思是,他有没有签字,对于你救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必要的条件。
  罗医生:这确实不是关键。但说实话,我们有这样的东西(同意书),他就没法反口说我们没有获得他的同意,既然有书面的文件,我们就要以书面的为主。
  姜英爽:那像这样的情况,有没有父母表示不想要孩子的?
  罗医生:没有,至少我没遇到过。这是抢救生命,就是在跟时间赛跑。
  姜英爽:也就是说当时你根本想都没有想就去救那个孩子?
  罗医生:如果晚了几分钟这孩子也许就真的死了。既然你签了同意书,授权让我们医生去抢救,那我积极地去救。
  姜英爽:但是,你刚才也说,有没有这个授权对于你来说不是必要的?
  罗医生:是。这是同时进行的,没什么耽误也不影响什么。
  “孩子的将来存在不确定性”
  姜英爽:你当时有没有想过,这个孩子以后可能会有严重的残疾吗?
  罗医生:对,我知道。而且我也告知了孩子的父亲这种可能性,他也同意了,而且签了字要求抢救,可是为什么事后他又否认了呢,这件事不是很荒谬吗?
  姜英爽:孩子有这样的后果,或者他将来是否残疾,这会对你当时的抢救产生什么影响吗?
  罗医生:但是他也有可能是个健康的孩子。
  姜英爽: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有这个可能?
  罗医生:这么说吧,孩子五天就出院了,如果真的是个神经系统有问题的人,他不可能只要5天就出院,也许是需要15天,甚至是30天。这么快就恢复的孩子,他活得多好呀,多健康呐。
  姜英爽:也就是说从现在来看,他仍然算是个健康的孩子?
  罗医生:从现在来看基本上是健康的孩子。
  姜英爽:至于他的将来?
  罗医生:他将来有什么问题现在我们也诊断不了,儿科学里面讲了缺氧缺血性脑病,大人的脑出血和小孩的脑出血一样,在C T里面可以看到有个病灶,但大人脑出血恢复以后,很多人丝毫不影响智力,只要他恢复得好就O K。
  姜英爽:也就说这个孩子还存在着不确定性?
  罗医生:对。我认为他非常没有人性的地方就是,当法院还没有“判刑”之前,他就认定他的孩子是“罪犯”,就容不下他的不健康的孩子。
  姜英爽:那如果这个孩子是你的,当时你会放弃吗?
  罗医生:我女儿七岁了,她看新闻的时候,说“怎么可能会有爸爸不疼自己小孩的,我觉得爸爸最疼我了”。这句话就是我的想法。
  姜英爽:就是说你是不会做放弃的选择,无论这孩子是否健康?
  罗医生:我会积极地去处理这件事情,跟时间赛跑积极去救人。就像救小悦悦一样,所有的人都积极地救了,虽然最后悦悦死了,但我们尽力了,我们问心无愧。
  姜英爽:到现在为止,你觉得这是你做得非常成功的一个手术吗?
  罗医生:对,没错。
  “如果他授权不抢救,我会报警”
  姜英爽:这件事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阴影?
  罗医生:就这件事来说,我原谅他打人,但是我并不原谅他做人。
  姜英爽:昨天我给我朋友讲这件事,她的好朋友亲身经历了一个类似事情,当时孩子也是早产,也是重度窒息,她的孩子苏醒时已经是第十五天了。那个孩子后来被确诊脑瘫,这个妈妈就起诉了这个医生,结果这个医生在法院审理期间,出车祸去世,案件因此中止,可是孩子妈妈仍然觉得那个医生是罪有应得。
  罗医生:这么说吧,这个小孩是不是脑瘫这是个结果,过程中,医生有没有尽力很重要,有句话是,生老病死不是我们医生可以决定的,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医疗纠纷是因为有人的期望过高,而医疗技术是有限的,当这两者发生矛盾时就出现了医疗纠纷。你说的那个小孩我们都很同情,但最主要的是我们想知道那个医生有没有负责任的过程,他的病例符不符合标准,他的治疗符不符合诊疗常规,如果他这个方面违法了,那么这个医生就不值得同情。但是,我认为如果这个医生只要做到了他应该做的事,人最后没有救过来,那就跟他无关了。我知道每个人都会良心上受到谴责,所以要做到问心无愧。
  姜英爽:如果这孩子能够救活,你却放弃了他?
  罗医生:我不可能放弃,因为他签了字的,是授权我去抢救的。
  姜英爽:那如果他授权不去抢救呢?
  罗医生:那我会报警,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。
  姜英爽:你是说你看不下去放弃一个有希望的孩子?
  罗医生:这是医生该做的。且不说我是个医生,就算是个路人,我也会这么做的。
  姜英爽:你救了一个人,你认为是非常成功的一个手术却没有得到家长的感谢,心里会不会……?
  罗医生:我现在基本上已经想通了,但是我觉得这件事如果没有做到正确的舆论导向,其他的医务人员可能会因此受到打击,其实说实话现在当医生不是流水线作业,医生也应该有人情味,如果做一件事变成流水线作业的话,这个世界就太可悲了。
  姜英爽:你在平时的工作中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吗?
  罗医生:首先,我们医生要做好自己应该做到的事,然后站在病人的角度去跟他谈病情。医患之间的纠纷不仅仅是医生个人的问题,如果医生没有做好那是医生的问题,医生做好了那就是患者的问题了。
  姜英爽:你觉得社会上对医生的误解多吗?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
  罗医生:我觉得误解挺多的,医务人员只有几百万,中国人口有13亿,我们有我们的道德标准,我们按照我们的诊断常规办事。
  姜英爽:你自己觉得你做医生做得怎么样?
  罗医生:这个人从他来到小孩抢救成功,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收,包括挂号都没有时间去挂,当小孩抢救成功后,我们才来得及跟他去说,你现在可以有空去办住院手续了。
  姜英爽:撇开这件事情不谈,平时你们是怎么对待家属的意见的呢?
  罗医生:尽量结合家长的意见,跟他谈清楚,谈拢了就按方法来做。
  姜英爽:现在的社会,养活一个有严重残疾的孩子的成本实在太高了,所以孩子父亲选择了不要这个孩子。这确实是个现实而无奈的选择。
  罗医生:其实,说得严酷一点,他负担不了跟我负不负担是两回事。
  姜英爽:你还记得那个孩子的样子吗?
  罗医生:小孩刚出来的时候就想呼吸,心脏也跳得很慢,但是他有呼吸的愿望,做了呼吸的动作,既然这样我作为医生怎么不去救呢?况且他父亲还签字同意了。
  姜英爽:就是说希望不大,但就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也会去救,对吗?
  罗医生:对。这个孩子他想呼吸,我们只是帮助他完成愿望。
  姜英爽:你现在还能记得当初救那个孩子的细节?
  罗医生:很清楚,看病,征得同意,签字,抢救,整个流程行如流水。那孩子有呼吸有心跳了,我们几个医生眼对眼望一望,他就会笑一笑,我们就说这孩子命很好,活下来了。
  姜英爽:本来这是个很值得回味的一刻。
  罗医生:现在仍然是。我每天还拍着他(孩子父亲)的肩膀说小伙子好好治,早期治疗的效果是很好的。
  姜英爽:你万万没有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,对吧?
  罗医生:对呀,我每天还拍着他肩膀跟他说,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呀,从理论上来说我不觉得我没有跟他沟通好,也许是因为他觉得我已经给这个孩子判了刑,然后才跟他说孩子好好治,其实我们的出发点是只要努力过。包括做任何事,包括这个孩子。
  姜英爽:到现在你还是觉得心里……?
  罗医生:打人的事件已经过了,但是我始终不能原谅他做人的一种态度。这是我们医生的一个耻辱。
  “我希望他良心受到谴责”
  姜英爽:他打你的时候你没有预感?
  罗医生:他在医生办公室里面叫嚣,说罗医生没有医德,我刚做完一个手术过来,看到我一个病人在跟他谈事情,他看见我了,就冲过来了。把我推到地上,然后我爬起来就跑,事后派出所来了,我才了解他为什么打我。
  姜英爽:之前你是很纳闷的吧。
  罗医生:是呀,我还在想,这怎么回事,我救了你全家呀。
  姜英爽:你认为一个孩子能够存活对于全家来说都是个好的事情?
  罗医生:我觉得我们挽救了生命。而且这个孩子可能是个健康的。
  姜英爽:作为孩子的父母,有没有权利,来替这个孩子做这个生或者死的选择?
  罗医生:从道德上,法律上他都没有这个权利,都不能让我这个医生来弄死孩子。
  姜英爽:后来你报警是因为什么呢?
  罗医生:我报警的目的是希望警察能给他训诫,让大家都关注这个被救活了的孩子,不要让他们家消极地对待这个孩子,希望他有个好的归宿。
  姜英爽:警察对这样的事情有办法吗?
  罗医生:警察说不归他们管,因为他没有实际行为,我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关注这个孩子,如果某一天他虐待了这个孩子他就算犯罪了。
  姜英爽:你现在还是很担心他会怎么对那个孩子?
  罗医生:从他叫嚣的态度来看,他是信不过的。因为一个正常人一定会尽力地对待这个孩子,可是他是孩子的爹,都不积极地去对待这件事,怎么好意思去说别人呢?
  姜英爽:可能他是觉得现在的社会福利不是很完善,觉得孩子活着也是拖累大人拖累自己。
  罗医生:如果这个孩子是百分百的脑瘫也许我们可以讨论这件事情,可是你如果不去做事,怎么能判这个孩子死刑呢?你首先必须要确定,先有证据。
  姜英爽:什么时候才能判断孩子的情况?
  罗医生:关键是看后来孩子恢复得怎么样。
  姜英爽:我们可以回过来看一看,为什么现在的医患关系会这么恶化?
  罗医生: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单单是医生的问题了,患者的问题也是主要的了。最主要是制度问题。
  姜英爽:你认为患者为什么会闹事?
  罗医生:患者得不到补助,他就会无助,他就以为闹事会获得补助。
  姜英爽:那对医生,应该做出怎么样的要求?
  罗医生:其实很简单,医生最重要是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。
  姜英爽:你觉得医患关系紧张的根本原因就在这里?
  罗医生:对,医生最主要是有责任心,患者呢,主要是期待值过高。
  姜英爽:那么根据你的了解观察,你觉得你的同事同行包括你自己在这方面做得怎么样?
  罗医生:我觉得如履薄冰吧,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。
  姜英爽:你说这件事对你的影响不会很大,实际上有冲击吗?对于其他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
  罗医生:我相信对从业十几年的人来说应该影响不大,但是对于医学生来说真的会有影响,这是对于他们信心、信念、理想的冲击。
  姜英爽:我深深感觉到,你现在比谁都希望那个孩子是健康的,是吧?
  罗医生:对,而且我希望他(孩子父亲)的良心受到谴责。
 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通讯员 帅菲斐 实习生 方万

再看一遍,再顶楼主!

TOP

不错!值得学习,楼主继续

TOP

看过,的确不错。谢谢楼主

TOP

TOP

TOP

返回列表